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彭丽媛引来中国好裁缝的新时代

更新时间: 2021-11-24

  【《中国企业家》】“先生们,你们好像把概念搞错了。”在2013年中国服装协会主办的“男装高级定制发展论坛”上,当操着山东口音、温州口音的各地服装老板高谈阔论中国男装高级定制时,来自萨维尔街、有着“英国第一绅士”之称的高级定制店诺顿父子(Nortonsons)的老板Patrick Grant站起来高声指出:“2006年,萨维尔街高级裁缝协会正式发布了一套全定制的标准,其中对全定制有非常明确的定义。全定制是指每一件衣服都要依据客人的要求,进行手工裁剪、手工缝制,同时要求裁缝要有20年的从业经历才有资质做高级定制……”

  这样刺耳的声音注定微弱,因为游戏规则正在被东方人重新诠释。随着“第一夫人”出行的着装成为大众关心的热门话题,“例外”和“无用”两个品牌迅速在网络上成为热搜词。你会发现,中国高端定制正在汇集一种新的力量,令世人侧目。虽然按照西方同行的观点,“中国定制”还不是真正的“定制”。

  据中国服装协会副秘书长周一奇介绍,虽然之前中国服装也有定制,但分水岭始于2009年,男装在西装盛行之后开始分流,一类企业开始做商务休闲和时尚休闲,另一类向高级定制发展。其中一部分企业以承接海外定制为主,另有一部分专注国内市场,以开发VIP客户为主。

  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使服装业面临同质化竞争,也是高端定制崛起的原因。“(企业)都在不断地开店、扩张市场,原材料上升、人工成本增加等要素使得价格上涨,加上网购新渠道的出现,对现有的品牌冲击很大。以依赖经销商卖货的服装店来说,一旦卖不出去就出现库存。而高级定制面对需求更为精细化的客户,不会出现库存压力。综合这些情况能够判断,高级定制是未来的趋势。”周一奇说。

  雅戈尔自2001年开始涉足定制业务,在杭州开了第一家量体定制的门店。2009年成立高端品牌MAYOR,意为“市长服饰”,定位行政公务人员的量身定制,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全国开了近十家品牌专卖店。同时,温州的标杆企业庄吉、大杨创世、乔治白、雅派朗迪、雷迪波尔等都在发展过程中开始涉足高级定制业务。

  总部位于北京的雅派朗迪从2009年开始做量身定制。在今年的服装博览会上也特别做了高级定制的展位,这些服装企业大多服务于金融行业、国企的职业装定制。

  但分析人士指出,“高级定制”非常考验服装企业的实力,要求其调研能力、设计水平、科技含量及生产加工工艺与产品质量都要精益求精,这需要企业在产业链、技术装备以及人才团队配备上做到顶级。

  因此,大部分公司都在研究定制的系统和平台,当系统完备的时候,会有一个迅速的崛起。但问题在于,对高级定制的理解在目前的市场上仍然存在很大的分歧。一直主做海外客户的红领来自青岛,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尝试男装高端定制服务。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认为,“国内大部分‘高级定制’都停留在炒概念阶段。”张代理说,应该像英国萨维尔街那样制定中国男装高级定制的标准。

  按照萨维尔街的标准,最高规格的定制为全定制(Bespoke),是从头到脚的量身定做,确保每一位客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版型,不管是三件套(上衣、西裤、衬衫)或者四件套(上衣、西裤、衬衫、大衣或马甲),甚至包括皮鞋。然而,老派的全定制和漫长的制衣期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的穿衣需求,目前大部分的定制是半定制,即在量体裁衣的基础上加入个性化的元素,比如对面料的选择,对驳头的选择,对毛衬工艺的选择,以及对纽扣、胸袋、刺绣等的要求。

  “我认为中国的高级定制产业首先要做的是对高级定制、半定制给出一个清晰的概念,并制定标准,这样消费者才明白为什么他需要花那么多钱去买一件衣服,他能得到哪些服务。”Patrick Grant表示。“英国在全定制领域有200年的历史,对中国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制定标准是很不容易的,但是需要这样一个标准。”

  事实上,中国并不缺少裁缝传统,问题在于,这种传统如何在服装业工业化浪潮之后回归。与过去的裁缝时代不同的是,高级定制是为一个人设计出符合这个人个性和气质的服装,这其中包含诸多创意;不同于成衣的是,高级定制里90%的工作都是需要手工完成的。

  大多数国内服装企业还没有太多关于定制的规则和标准,能够区别于成衣的标准号,为顾客做出合适自己身材的衣服,再加上一些个性化的设计元素是最基本的标准。张代理认为应该至少规定全定制、半定制或者简单的号衣定制,“定制是给顾客穿上属于自己的衣服,适合他的衣服,符合他个人的品味、习惯和穿衣场合。”

  红领做了诸多尝试,为了将返修率控制在2%以内,就要求前期对顾客的量体做到事无巨细、万无一失。从下单生产到成衣制作包装完毕,红领的一套高级定制西服需要平均298道工序(15小时的手工工序)。

  但是,BNC创始人洪晃认为,如果参考国外的标准,男装用量身定制比较合适,高级定制的内涵更应该是女装的概念。女装的定制在国外有专门的词汇Haute Couture,法国巴黎时装协会要求设计师及其时装店必须经过协会的资格认证,其服装才能称为“高级定制”。

  相比男装,女装的高级定制要复杂得多。周一奇介绍,国内女装做纯高级定制的很少,大部分以设计师品牌为主,比如例外、郭培,大多服务明星人群。“对女装定制来说,是一个更加繁琐的过程,如果制定规则,可能需要一批人服务另一批人。”

  以设计师品牌郭培为例,她曾担任北京奥运会礼服的设计师,每年央视春晚中主持人及主要演员90%的华服均出自郭培之手。郭培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过去没有真正的(女装)高级定制,直到2009年前后逐渐接近国际标准。郭培认为,高级定制有很多标准,首先是程序标准,强调沟通与唯一性,其次要经过制版、制布样、立体调试、试半成、成品调试等六七个环节。

  洪晃认为量身定制一定会回归。“定制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人采购服装的方式之一。说实话,买成衣才是新鲜事情,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量身定做一直没有离开我们的生活。”洪晃对《中国企业家》说,“至于是否量身定制要回归,我们可以做些猜测。我觉得(量身定制)会回归,因为有钱人年龄大了,成衣的统一尺码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了。”

  需要看到的是,即使在英国萨维尔街,基于绅士文化传统的高级定制正在衰落。在“You are the way you look(人如衣装)”的年代,只有穿上一件定制才是绅士,强调高级面料、讲究诸多的着装规则加上长达数月的漫长等待都让定制充满了上流社会的仪式感。但是现代成衣让老派的定制败下阵来,萨维尔街的高级裁缝店纷纷凋敝,裁缝不得已跳槽做其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