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中间商抢客源饲料车被拦 景县养殖户数百只雏鸭

更新时间: 2021-11-22

  8月日上午,在王关店村解振广家的鸭棚前,解振广说,7月他从附近养鸭户处打听到故城县郑口六合肉鸭综合服务中心在放养合同肉鸭,便和对方业务员取得了联系,达成了养殖意向。7月31日上午,对方应约把5千只雏鸭送到了他的鸭棚。当天傍晚他得知饲料一时送不到的消息,到附近养鸭户那里借了一大袋饲料,可只够5千只鸭苗吃一天的量。后来饲养一直送不过来,他只好喂小鸭子喝水,还把手头的各类营养液全都用上,但也阻止不了鸭苗成批饿死。这批雏鸭的质量很好,满以为养至出栏可以挣到钱,没想到饲料一直没能运来,雏鸭吃不上食,饿死了几百只。鸭苗饿了好几天,就算再吃上食,也会影响后期的成长,根本达不到收购的标准,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剩下的都送了人。

  郑口六合肉鸭综合服务中心负责人曹洪涛说,他们给解振广送去鸭苗的当天下午,就雇了车送去了4吨鸭饲料,谁知在路过王曈镇肉鸭合作社时,遭到合作社人员的阻拦,对方10多个人挡在路上,说什么都不让拉着鸭饲料的货车过去,而那条路,是通往解振广家鸭棚的必经之路。最后在对方引导下,装有鸭饲料的货车开到了王曈镇派出所的院子里。曹洪涛说,他接到货车司机的电话,赶紧赶到了王曈镇,见到了王曈肉鸭合作社的负责人郑某、冯某夫妇。郑某、冯某夫妇向他索要5000元,才能把送饲料的司机、装卸工及货车放走,还要求他把投放在解振广鸭棚的鸭苗拉走。面对如此无理的要求,他没有答应,货车在派出所滞留了一夜。当时派出所的民警不同意郑某、冯某擅自作主,让货车停在院子里,建议把车开走,但他们怕对方再找岔,只能等天亮再做打算。

  曹洪涛说,第二天一早,民警让他们把货车开走,司机开着货车又前往解振广的鸭棚,再次受到阻拦,他们便拨打了报警电话,王曈镇派出所出了警。在民警的协调下,下午晚些时候司机终于把鸭饲料送到了鸭棚,却不见解振广的踪影,手机无法接通,家中大门紧锁。直等到晚上8时许,也不见解振广回来,司机得不到签收单据,只能把饲料拉了回来。解振广说叹着气说,8月1日下午,王曈镇六合肉鸭合作社负责人冯某等人找到他,让他不要养曹洪涛的鸭子,只能养冯某的,当时对方的原话是:“你要是养他的鸭子,你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你要是不养他的鸭子,出了什么事我负责!”对此,他十分担心老婆、孩子的安全,万般无奈之下,他和全家人都躲到了别处。当时我走之前,没锁鸭棚的门,一进门就是放饲料的地方,还盼着他们能协商好,把饲料放到鸭棚里。

  山东六合公司业务员王某说,郑口六合肉鸭综合服务中心与王曈镇六合肉鸭合作社同为山东六合公司合同肉鸭养殖的中间商,解振广之前与王瞳肉鸭合作社合作过,觉得挣不到什么钱,又跟郑口六合肉鸭综合服务中心合作,王瞳肉鸭合作社觉得郑口六合肉鸭综合服务中心是在让利给养鸭户,争抢生意,导致了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养鸭户更换中间商的情况时有发生,但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解振广的5000只鸭苗都损失了,太可惜了。

  8月11日,王曈镇六合肉鸭合作社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没有阻拦曹洪涛给解振广的鸭棚送饲料。他们和曹洪涛是同行,都认识。养鸭户可以自由选择养谁的鸭子。他们了解到解振广把鸭子都送了人,除了王关店本村的,还有附近村的村民,不少人骑着三轮车把鸭子都拉走了,可能是解振广觉得这次的鸭子便宜,养着不合适。鸭子损失了不能把责任栽赃到他们身上,派出所会公正处理此事。

  王曈镇派出所民警说,7月31晚运送鸭饲料的货车停放在院子里不是他们的意愿,当晚发生纠纷的双方经过协商才把车停在他们这里。8月1日,王曈肉鸭合作社的郑某阻拦曹洪涛一方给养鸭户送鸭饲料一事,他们出了警,并经他们调解双方达成了一致,鸭饲料已经送了过去。在得知解振广受威胁不敢接收鸭饲料且躲了出去,还为此遭受了5千只鸭苗的损失,民警让曹洪涛和解振广一同到派出所说明情况,他们会酌情考虑是否予以立案。目前,曹洪涛和解振广已去了派出所,民警给他们记了材料,正等着派出所处理。